• 亦画社

        简介

        57 2018-09-06
      • 亦画社九周年作品展作品

        一、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岭南画院
        承办单位:岭南美术馆
        二、展览时间、地点
        时间:2018年2月1日至2月25日
        地点:岭南美术馆2、3号展厅

        73 2018-02-01
      • 2017年画学研究出版物

        整理出版《互联网时代下的艺术批评》、《全国美展研究与方法学的省思》等相关文献

        41 2018-09-05

展览|海岸线——广东沿海考察创作巡回展 •东莞站

岭南画院(岭南美术馆)    展览    展览|海岸线——广东沿海考察创作巡回展 •东莞站

主办单位:广东画院、岭南画院、东莞市美术家协会

承办单位:岭南美术馆

协办单位:关山月艺术基金会

展览时间:4月12日—21日

开幕时间:4月12日下午3:30

展览地点:岭南美术馆4、5号厅

文/陈迹

 

 

明末清初广东名士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十九载:

    二塔为一城之标。形家者常谓会城状如大舶。二塔其樯,五层楼其舵楼云。说的是,“会城”——广东的省城——广州,就像一艘面朝南海的大型海船,“五层楼”就是舵楼,而市区的花塔(在六榕寺,高二百七十尺)和光塔(在怀圣寺,高十六丈五尺),就像是海船的桅樯了。“五层楼”即现在广州越秀山上的“镇海楼”,始建于明洪武十三年(1380),初名“望海楼”。无论“望海”还是“镇海”,面向海洋的官方意志,在楼成之初,即已宣示出来。在屈大均时候,广州城没有现在的高楼林立,“形家”——风水先生们——登上城北最高处的越秀山五层楼向南而望,看着市区高耸而起的花塔和光塔,生起“会城状如大舶”的感慨和比附,也就不足为怪了。

    对于广东,梁启超曾经有过这样的论述:

    崎岖岭表,朝廷以羁縻视之;而广东亦若自外于国中。故就国史上观察广东,则鸡肋而已。虽然,还观世界史方面,考各民族竞争交通之大势,则全地球最重要之地点仅十数,而广东与居一焉,斯亦奇也。(《世界史上广东之位置》)

    梁启超这一看法,如果仅从交通地理而言,当无大错,但若说广东“鸡肋而已”,朝廷以“羁縻视之”,则大不然。一千多年来,广东的“会城”广州一直都是以外向型海洋贸易经济为主,尤其是自唐宋以来,颇为历代朝廷所倚重,并因之成为“天子南库”。清代乾隆二十二年(1757)之后,广州更是中国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而这个时候的贸易对象,也早已从唐宋以来的以印度洋东西海岸的中东等国家、转向以欧美国家为主。参与经济贸易的是活生生的人,经济的交流,必然也带动人文方面的交流和融合,经济格局的改变,自然也会使文化格局发生变化,而外向型的经济,同样也会催生出不同于内地的更为开放的政治文化生态——广东在近现代政治、思想、文化方面的开风气之先,包括广东美术在近现代中国的强势崛起,都有这一前提在。

三十年前我初到广州的时候,时常听到上年纪的人说要“过海”,开始以为人家要远行,后来询问始知,他们只不过是要从珠江的北岸过到南岸的海珠区,又或者是从南岸去北岸的市中心而已。后来读到前面提及的屈大均《广东新语》:

凡水皆曰海,所见无非海也。出洋谓之下海,入江谓之上海也。(卷十一·文语·土言)

    我才明白:海洋意识,早已根植于南粤先民日常生活之中。

   “海岸线”,是大陆与海洋的接壤之处,是来舶之地,也是扬帆出发的地方,有形的货物,无形的文化、思想、政治制度,等等等等,都于此交汇。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西方的教徒们寄望于上帝的救赎,西来的佛教,也传法信众,希望能够普渡他们抵达“彼岸”。中唐时候我广东六祖慧能禅师却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在中国思想史上是石破天惊的大事件,从此,中国人的所谓“此岸”和“彼岸”,逐渐合二为一,互为体用,包括儒释道三教在内的传统中国文化开始转向。

   真所谓,“直向那边会了,却来这里行履”。

  “中国画”是我们自己的土特产,自当以立足本土才能生长健旺,但某些异质文化因子的介入,说不定亦有可能开出令人惊喜的新样来——这样的例子,历史上比比皆是。“海岸线”既为海陆界线,又是海陆接壤之线,是“界”是“接”、是重界轻接还是重接轻界、又或者是界中有接接中有界,就看各人取舍了。诸位参展画家虽说都是广东人,但绝大多数的先辈却都是从中原迁徙过来的,据我的观察,他们自身又大多具有传统中原文化和近现代海洋文化等多重文化性格。我以为,当明了“海岸线”背后的种种文化因素之后,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无论是反求诸己明心见性、还是守中有进进中有守,又或者既然形家都说“会城状如大舶”、那就干脆扬帆出海直奔“彼岸”吧,我想,都会是最贴近他们本心的最为合适的艺术选择。

    至于画面是否描绘的是广东“海岸线”上能够眼见的真实物象,在我看来,反而并非十分紧要。

是为序。

2019年1月10日于澄庐

20190412154621

2019年4月12日 15:46
浏览量:0
收藏